数码敦煌-敦煌莫高窟网

-数字敦煌-

>> 走近莫高窟 >> 数字敦煌

【千百年来,神秘的敦煌享誉中外,吸引人们的是其不朽的艺术、宗教之大美... 数字敦煌工程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抢救和保护敦煌的美”】 - 樊锦诗院长


数码敦煌,国内称为数字敦煌。这范畴听来简单,其实是一个极其浩大的高科技工程。樊锦诗院长亲自介绍说,上世纪90 年代末,敦煌研究院与美国梅隆基金会、美国西北大学合作,开始利用数字技术对莫高窟壁画进行摄影採集和图像处理工作,全面开展敦煌石窟数字化工作。


推进数字敦煌工程,难度很大。在此之前,国内文博单位还没有这样大规模的数字化研究。莫高窟号称千佛洞,又名东方卢浮宫,洞窟环境非常複杂。裡面光线阴暗,一般的照相机和摄影机对于拍摄窟顶、塑像、佛龛都无能为力;拍摄时,每个洞窟都要拍摄数万张图片,然后再拼接成大图。如果是一个拥有300 平方米壁画的大窟,那麽拍摄图片的数量将达到4.5 万馀幅。任务量之大可想而知,后期的图像拼接更是巨大挑战。


莫高窟一年接待游客的最大容量是15 万至18 万人次,但近年来,游客逐年递增,2010年更是达到55 万。在旅游旺季,每天都有几千名游客走进莫高窟。


监测表明,15 个人在一个洞窟内停留10 分钟,洞窟温度会升高5 摄氏度,二氧化碳浓度也会大幅提高,这也就意味著游客过量,必然会加速洞窟内壁画和彩塑的老化。在莫高窟目前存有壁画与彩塑的492 个洞窟中,一半以上的艺术品经受著起甲、龟裂、酥硷、霉变等“病痛”,有些甚至是毁灭性的。


莫高窟虽然规模宏大、洞窟众多,但每个洞窟的空间极其有限,其中85%以上洞窟的面积都小于25 平方米,窟内的彩塑和壁画都是使用泥土、木材、麦草等脆弱的材料製成。由于自然因素作用和人为破坏,莫高窟的彩塑和壁画产生了多种病害并在缓慢地退化。樊锦诗说,我们採取各种保护措施,是为了使莫高窟减少病害,延缓衰退,延年益寿。如果每日游客持续不断地大量进入洞窟,二氧化碳长时间滞留窟内,窟内空气湿度增高,温度上升,都会侵蚀壁画,危害到十分脆弱的彩塑。


但另一面,向游客开放,也是文化遗产的使命。 “我们不能以牺牲珍贵文物为代价换取旅游业发展,也不能因为要保护而拒游客于门外,而是要在切实保护和管理好文物的前提下,充分发挥文化遗产地的重要作用。”樊锦诗说。


樊锦诗说,正在进行中的敦煌石窟壁画数字化,首先是为了抢救敦煌石窟珍贵的文物信息,使之得以永久真实地保存,同时为敦煌学研究提供准确详细的信息资料,并可製作虚拟洞窟供游客欣赏参观,为缓解石窟开发的压力,保护壁画提供技术保障。


“20 平方米的洞窟,又窄又暗,即使进去看,也不一定能看得清楚。”樊锦诗说。在不久的将来,游客真实体验过少数几个洞窟后,就可以身临其境般沉浸在3D 虚拟环境中观赏敦煌壁画和彩塑,感受到洞窟中无法观看的细节,要看多久就看多久,想看多细就看多细。


在利用数字图像和虚拟技术开发的莫高窟虚拟漫游系统中,游人既可以欣赏莫高窟石窟外景、洞窟建筑结构,又能跟随电子嚮导进入洞窟内部,身临其境地欣赏精美的壁画和彩塑,同时通过演示厅的多媒体节目展播,可以更详细地了解敦煌的历史和文化。


“壁画数字化在永久保存珍贵历史遗存的同时,为敦煌石窟技术的保护、研究和弘扬都带来很大空间和新的可能性,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樊锦诗说。


2003年敦煌研究院与美国梅隆基金会合作,使敦煌石窟数字化工作步入新阶段。敦煌研究院科研人员勤于思索,积极吸收合作方的先进经验,并逐步摸索出一套成熟的石窟数字化工作程序。第一、提高拍摄精度,为洞窟的原大复制、展示做好前期准备。第二、图像信息採集,由专业人员现场检查,严格把关,对曝光不淮确、焦点不清晰、色彩还原不真实的图像重新拍摄。第三、图像的拼接处理。初期由于电脑硬件和软件的限制,图像拼接工作只能由手工完成,工作进度缓慢。


2004 年,敦煌研究院向国家有关部门递交了《敦煌莫高窟保护利用设施》项目申请报告。按照规划,敦煌研究院将筹建数字、保护、展示三大综合中心,将数字技术全方位引入敦煌文物的保护、研究与利用。


2006年,敦煌研究院的领导班子审时度势,做出大胆革新,撤消原敦煌研究院下设部门摄录部,合併成立了专门从事研发敦煌石窟文物数字化的部门:敦煌研究院数字中心,中心下设摄影室、图像处理室、数字档案室、录像室、办公室等5个科室。


2008年随著电脑硬件的更新和软件的升级,开始了电脑自动化部分图像拼接工作,提高了工作效率,当然大部分图像的拼接还需要手工完成。第四、图像信息的存储。考虑到图像后期拼接和预防灾害性事故的发生,需要把信息存储在不同的介质上,如服务器硬盘和刻录光盘存放在异地。


2010年,敦煌研究院委託美国伯克莱加州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周欣平(Peter Zhou)先生和美国视听档案网执行董事琳达(Linda Tadic)女士起草《数字敦煌——石窟壁画及敦煌研究数字资源保障体系总体设计方案》(讨论稿)。两年来,他们多方调查研究,开展前期用户需求分析工作,完成了《数字敦煌——石窟壁画及敦煌研究数字资源保障体系》讨论稿的撰写工作。


2012年3月27-28日,“数字敦煌——石窟壁画及敦煌研究数字资源保障体系”国际谘询会在敦煌莫高窟召开。谘询会由敦煌研究院主办、安德鲁•W•梅隆基金会资助。来自国内外多个国家图书馆、高等学府、博物院及美国视听档案网和敦煌研究院的学者共计40馀人参加了本次谘询会。中国国家文物局罗静副司长也专程出席了本次会议。


会议主要围绕是否有必要建立DAM(数字资产管理系统)、採用何种政策和花费多长时间来建设DAM、如何建立元数据结构、如何组建项目团队、如何安全储存数据、是否与数据库提供商合作、如何合作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核心问题展开。与会专家就他们在各自专业领域内多年来的数字化工作的经验和对数字敦煌项目的展望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并最终形成了富有建设性的谘询意见,为今后数字敦煌项目的顺利推进做出了积极贡献。


2013年7月12日上午,作为“2013年中文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国际研讨会”分会场之一的“数字敦煌论坛:数字敦煌与世界文化遗产”专题讨论会在敦煌研究院学术报告厅隆重召开。


 “数字敦煌论坛”,由敦煌研究院信息资料中心主任张元林研究员主持。敦煌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旭东首先向大会作了题为“'数字敦煌'回顾与展望”的报告,介绍了数字敦煌的缘由、数字敦煌的主要内容、敦煌石窟数字化的发展历程以及敦煌石窟数字化的前景展望。之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馆长周欣平介绍了“石窟壁画及敦煌研究数字资源保障体系”,对自2011年以来数字敦煌项目的进展情况做了介绍,并阐述了对未来数字敦煌建设的体系架构及其发展的构想。之后,敦煌研究院数字中心主任助理俞天秀和信息资料中心副主任夏生平先后做了题为“文化遗产与数字化”、“敦煌学特色信息资源库构建”的专题报告,介绍了敦煌研究院数字中心和信息资料中心两个不同的部门在石窟壁画彩塑数字化和敦煌学信息资源数字化建设方面近些年所做的工作和所取得的成绩。


“如何保存壁画我们已经尝试了20 多年,'数字敦煌'其实也是被'逼'出来的。”樊锦诗坦言。经过20 多年的探索、创新,目前已经形成一套包括前期採集、后期图像处理、虚拟漫游等工作环节在内的壁画数字化技术流程。


 “敦煌石窟艺术的创造和发展,代表了中华民族文化生生不息、不断发展的传统,这也是保持敦煌石窟艺术千年生机的生命源泉。”樊锦诗说,但修复洞窟壁画和塑像的原则是“修旧如旧”,不能人为添加。把这个艺术瑰宝保护好,是对中国和世界文化的最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