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窟鉴赏:莫高窟第390窟

-洞窟鉴赏:莫高窟第390窟-

>> 探索&文化 >> 石窟探索与发现 >> 洞窟鉴赏:莫高窟第390窟

  004a3Xo3gy6XA8XW3j80e&690.jpg

  此窟为方形覆斗顶,西壁开一双层龛,龛内主尊为善跏坐菩萨,左右塑二童子四菩萨。龛顶部是成群结队的飞天,飞天姿态各异,分外活跃,在土红色犹的背景下犹如衝天的火光,向上翻飞、飘动的飘带与火焰纹相呼应,使画面呈现出十分热烈的气氛。


  窟内四壁上沿,均绘飞天,飞天下有天宫栏牆建筑,这些飞天,轻捷快速,飘逸秀美。南北壁以说法图为主,布局对称,说法图中的佛大都是结跏趺坐。


  004a3Xo3gy6XA88lTVX3d&690.jpg

  敦煌瑰宝:莫高窟第390窟


  此窟主室覆斗藻井顶,四披画千佛。西壁开一窟,有双层窟口,窟内彩塑以善枷坐菩萨为主像,左右塑二童于四菩萨,均经清代重修。室内化佛火焰背光两侧各画菩萨九身,下部佛座两侧画婆薮仙、鹿头梵志。外层宪口内两侧各画菩萨四身。内层宝口外两侧各画龙首龛梁、莲花龛柱及化生、供养童子。


  南北两壁作对称的布局,均以说法因为主体。因为北壁,壁面中央画一铺较大幅的善跏坐菩萨说法图。菩萨后有双树,上有宝盖、飞天,左右二菩萨胁侍。壁画弥勒菩萨说法图是隋代新兴的题材,而且愈到晚期愈上升到重要的地位。围绕著弥勒说法,壁面上下排列著三段为数众多的跃坐佛像,共计三十三身。佛坐须弥座上,多数作说法相,亦间有禅定相,均有二菩萨胁侍。整个窟室,如果除去南北两铺菩萨说法图和东壁门上所画的七佛并坐像,这种形式大体相同的坐佛总计共一百一十四身,大都画面简洁,主要青、绿、灰、黑、土红等几种颜色,清淡而略偏冷,总起来看具有朴实爽目的效果。虽然形象十分概括洗鍊,且看去线描不甚明显(未勾定稿线),但仍能够准确有力地刻划出人物的形象,尤其菩萨,窈宛的身姿、清秀的面目、温婉的神情,都得到了比较充分的表现,反映出绘画技术十分纯熟。说法国的上方,壁面上沿画飞天及天宫栏牆,说法图以下画供养人。


  四壁上沿画飞天绕窟一周,飞天下有天官栏牆建筑,仍作早期天宫伎乐的形式。


  隋代飞天以轻捷、快速、飘逸、秀美见长。画师以足智善变的才艺,绘成千姿百态的飞天,无不适应各种构图的需要,画轻盈、矫健,在飘带和衣裙的烘托下充分表现出飞行疾进的动势,为早所不及。此窟飞天数量多(不算直内,四壁天宫伎乐合计达三十八身),描绘出色,奏乐、散花、舞蹈、礼拜,各各生动,姿态变化深得起承转合之妙;而且除了难以避免的变色而外,保存相当完好。


  有隋一代,由于裴矩对河西商贸的经营,加上炀帝亲巡对中亚西域胡商的招致,因此河西地区以粟特九姓胡人为主对丝绸之路经济文化的繁荣,构成这一时期的最大特点.联珠纹是这一时期洞窟纹样的代表图案,无疑是活跃在丝绸之路上的中亚胡人的贡献.在隋代洞窟中,第244,390窟因为整窟的壁画以联珠纹相隔的说法图构成,这种壁画的组合形式,与中亚粟特片治肯特地区壁画有惊人的相似,因此姜伯勤先生以为此二窟壁画受到来自粟特画派与风格的深刻影响,是敦煌地区粟特画风的代表作.后来姜先生又从供养人画像的服饰中胡样的特点出发,指出第390窟供养人画像中明确可见的胡风状况.故我们有理由相信,第390窟极有可能就是粟特人的功德窟,或者说粟特人作为功德主参与了洞窟的营建.第244窟隋代的供养人现已不存.第390窟主室


  各壁均有隋代供养人像列,并在东壁门两侧有牛车,马车,马匹,车夫,侍从组成的供养像列,南北分别形成女供养人群像与男供养人群像,在这些人物当中应有相当数量的粟特人供养像.按照姜先生的观点,其中南壁第2,3,4,5,6身著三角翻领敞衣女供养像与北壁第31,32身著赭红联珠纹胡服的男供养像,极有可能即是中亚胡人.




诚邀赞助

酒鬼酒
赞助商名称